中南大学研究生答辩未通过跳楼自杀,死前向副院长导师写下五千言



5月18日,28岁的中南大学研三学生姜东身从学校图书馆六楼跳楼身亡。
5月23日,姜东身哥哥姜东中告诉澎湃新闻,弟弟死前在网上留下五千字遗书,称因论文答辩遭导师为难无法通过,选择自杀;他和导师见面时,后者称是按规章制度来,否认刻意为难姜东身。
同一天,中南大学机电工程学院党委副书记马俊向澎湃新闻证实,姜东身跳楼自杀,校方正与家属积极沟通,其他情况不便透露。

新闻链接http://mt.sohu.com/20150524/n413650191.shtml

中南大学位于湖南长沙,是教育部直属的综合性全国重点大学,也是国家首批“211工程”和“985工程”院校。
学校称正与姜东身家属沟通,希望妥善处理此事
5月23日,一则题为“中南大学研究生答辩未通过跳楼自杀,死前向副院长导师写下五千言”的网帖在网上流传。
姜东中说,网帖中的内容,就是弟弟生前在网上留下的遗书。
澎湃新闻在中南大学贴吧检索5月18日的所有网帖,未发现姜东身的遗书。吧务5月20日发出声明:“近日因图书馆事件,本吧出现多个讨论帖,其中不乏不明真相的议论及对当事人和学校的中伤;对此,吧务开设公告帖,吧友有讨论可以发在本帖,其余讨论帖均将删除。”
姜东中说,他也未见过弟弟的遗书原文,看到时已经是转载版本。
“无数不眠夜,一跳轻松解决。你要我陪着你,那就永远陪着你吧。你要留我,我就长留,我会经常去机电院和图书馆逛逛的。”在网传遗书中,姜东身指称,导师杨忠炯故意为难他,别人“很水的论文”都通过了,唯独对自己的论文十分苛刻,还要求其延期答辩。
网传遗书还提到,杨忠炯有私拿科研经费、收受礼品等行为。
该校机电工程学院官网显示,杨忠炯是该院副院长、教授。澎湃新闻多次拨打官网公布的杨忠炯的电话,均无人接听。
姜东中说,5月23日下午,机电工程学院党委副书记马俊通知他和母亲,与杨忠炯见了一面。据姜东中转述,对是否“故意为难姜东身”论文答辩,杨忠炯表示自己是按规章制度来,没有刻意为难;对网传遗书提到的私拿科研经费等问题,杨忠炯表示“上级部门已经在调查”。
见面持续约半小时。姜东中说,杨忠炯称自己也很难过。
陪同见面的马俊向澎湃新闻证实,姜东身自杀后,校方正积极与家属沟通,希望妥善处理此事。不过,其拒绝透露谈话内容,称其他情况由学校宣传部门统一对外发布。澎湃新闻多次致电中南大学宣传部门,电话均无人接听。截至发稿时,中南大学未对此事发布公开通报。
自杀前,姜东身打了一个电话可惜母亲没接到
姜东中说,事发后,湖南省长沙市公安局岳麓派出所出警处理,因其弟系自杀,未予立案。不过,该说法未获警方证实。5月23日,岳麓派出所值班民警告诉澎湃新闻,处理此事的民警不在,无法提供查询。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南大学毕业生告诉澎湃新闻,他与姜东身是师兄弟,杨忠炯曾经也是他的导师。
这名毕业生说,杨忠炯对待学术研究十分严格,但不会“故意为难学生”。“每一届都会有答辩不合格的学生,我在毕业时也因首次答辩不合格被要求延期,但只要在5月22日之前修改合格,再次提交即可。”该名毕业生说。
“姜东身是一位很用功的师弟,他选择自杀大家都很难过。”上述毕业生说。
姜东身老家是河南省信阳市,初三那年父亲因肝癌病逝,比他大两岁的哥哥姜东中被迫辍学打工,与务农的母亲一起供他读书。
姜东中说,弟弟一直很努力,2006年考入武汉科技大学,毕业后工作两年还清了助学贷款,2012年考入中南大学机电工程学院读研究生。
“当时他说想读一个好一点的硕士,毕业了能找到更好的工作。”姜东中说,这是弟弟工作后还选择读研的原因。
家人们没想到,在硕士研究生毕业关头,姜东身选择了自杀。
姜东中说,5月18日下午3点,校方打电话告诉他们“姜东身在网上写了一封遗书,校方发现情况后也没找到人”;下午5点多,校方向他们确认“姜东身3点半在图书馆跳楼自杀”。
由于自己在上海打工,姜东中赶到湖南省长沙市时,已是5月20日清晨,当时其弟的遗体被安放在殡仪馆,痛哭过度的母亲神志不清。
姜东中说,5月18日中午,弟弟自杀前还给母亲打了电话,“但当时妈妈有事出门了,没接到这个电话”。
“如果接了这个电话,如果我们平时多和他交流,如果他可以跟我们说说他的烦恼与痛苦,也许就不会走到这一步。”姜东中哽咽着说。(澎湃新闻)

新闻延伸:

姜东身遗言

无数不眠夜,一跳轻松解决。你要我陪着你,那就永远陪着你吧。你要留我,我就长留,我会经常去机电院和图书馆逛逛的。

(一) 小论文
你说没有同学的帮助,我连小论文都发不了。这就是我发的小论文,3月10号投,3月27号录,18天录用,改都不用改。95%自己写,同学帮看看格式而已。他妈的改了六七遍,改到想死,发篇cscd你妈要改这么多遍,遍遍玩出新花样!你就是个虐待狂!听说过别的同学也有挨老板批的,说的不过是被批成狗,这感觉我不懂。上午被你批,下午去面日产,脑袋都炸着响了好几天!你也说过同门的论文看不懂,可是你随便就让改了发了!我的你看不懂,就死逼着不让发,把学生论文拖到3月初的,机电院有你,很难再找第二个!这还有我的另外一篇小论文,其中的前半部分建模你看过,忙了大半年被否了!学生的心血在你眼里可以是狗屎,但是,这也要看人的,势利的人看到家里有点儿底的,那他的心血可能就是盘不完善的菜!又想起了每次开会的场景,讲ppt的时候,我讲的时间往往都是最短的,往往之外,是因为同门没准备ppt。我也想讲,讲讲我的思路,讲讲我的建模,参数,结论,我也很想得到您的认可或者可以改进的意见,可是,只有一棒子打死,要我换方向!相当多ei,cscd的建模过程,参数,结论,实验......我也只能呵呵了!本来不想讲,可是你是什么人,把别人坑死了,还要在别人坟头上拉屎的人!

(二) 大论文
你说我的大论文都是抄的,没有自己的东西,我也希望你睁大狗眼,给我翔实地指出来,关键部分哪儿抄了?这还有我的论文每个版种,还有你的批改意见,合适改的改了,不适合改的也改了,我忙几个月,不敌老板一个意见!也不敌老板的势利眼,毕竟两个同门中南本校的,不时去给你修电脑,也不及同门的家底殷实!论高大上,我的论文忽悠不起来,即使曾经有那个苗头,也早已被你给毙了!论文好看的,很多都是各种改理论参数,有你看到的高大上的建模和参数,也有没法找的仿真用的简单的模型,理论,参数......你不会不懂,还怀疑我伪造可靠度数据!我不敢说论文好,很多只不过是水与更水的区别,我的论文能排在机电院良好水平!又想起了你带学生和毕业论文的奇葩事儿,13年5月,你做环卫车项目,很忙,没时间看大师兄的论文,这也罢了,居然在答辩前一个星期要大师兄换方向,你真行!要挂就挂自己娃,哪怕那届就一个!我相信,机电院90%的学生还是努力的,过不了毕业关的,不是老师太水,就是极例外的学生不当回事儿!你在极例外之外,不挺学生!大家论文差不多,你不会不懂!别的老师放过的往届的论文,知网上已有很多,对于别人的成果,你是相当跪舔的,要我查,要我看别人怎么做!呵呵。

(三) 带学生
在带学生方面,每个老师都有不足,有能力也有精力方面的不足,但是有的老师愿意承认这一点,并创造出合理的组织和开会方式来应对它。你不同,你不愿意承认,也不愿意采用合理的方式应对它,有的只是苛刻和近乎发狗疯的暴躁。当然,对于势利的你,这也是要看人而定的。就像写小论文和大论文,论文普遍没含量,也是普遍不造假就没法写完没法发,别的老师知道,也愿意默认并就此对学生予以指导。你不愿意默认,甚至要公开表达你搞科研的决心,那就是死搞自己娃。这里又不得不说你的为人了,势利,爱面子,目光短浅缺乏大局观(坐上副院长,你也该知足了)。那么认真搞科研,你的学生不照样跟别的学生一样造假吗,不一样建个复杂模型忽悠人,仿真用个简单模型求毕业么?不一样伪造实验数据么?你又为什么给研三研二8个人每人打5000科研津贴,又让取了交给你,虽然研三每人又给到手了1500,可那3.4万又是怎么回事儿?去年教师节,学校明明不让收东西,你提走的两瓶共400的葡萄酒怎么回事儿?去年7月课题组杭州开基金项目中期报告会,你八杆子打不着的儿子去了又是怎么回事儿?接的贵州九鼎的环卫车项目,仿造中联的高压清洗车,压缩式垃圾车,洗扫车,中联知道么?上午批我批狠了,下午叫同门注意我有没有异常情绪;让同门帮我审查论文,还抱怨我不按要求改;4月底跟同门发了我不止半小时的牢骚吧:不是同门,我连小论文都发不了;写大论文,我根本就不入门;周老师也看了我的大论文,直摇头。呵呵,周老师什么人,那不是仰你鼻息,你心里什么蛔虫,他不知道?装什么清高?

(四)文化
如果说每个实验室都深深打上导师的印记的话,我想最深的就是他的为人处事方式了!你活泛,势利,爱面子,留给学生的恐怕也就是学会势利,见风使舵了。当然了,中南也很势利,就像它的没文化一样。也如你一样,没文化,鼠目寸光!这也注定是没有竞争力的,以后所谓发展,也只能呵呵了。给以后读研的学弟学妹们留点儿建议:读专硕吧,或者读个好毕业的老师,有点儿企业项目最好。什么科研都是浮云,做点儿企业项目最好,还不如多玩玩,多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儿,这样好毕业,过得high,还容易找到工作。被老板批到头炸着响,这样去面试,不会有好结果的。你要留我,我就长留,我会经常去机电院和图书馆逛逛的,别了,我亲爱的杨老师。

(五)初审前查重
送去学校查重之前,查了两次。先在paperfree免费查了次,重复率19%;5月4号又在知网查了次,重复率4.1%。开始打电话,说我都是抄的时候火气很大嘛。5月5号同门跟你说了我的重复率。接着我去找你签版面费发票,你又说我抄,态度软多了。但是,说我毕不了业,要延期,你都放了N次屁了,无所谓了。前脚说我抄,后脚让同门多参考引用师兄的论文,同门的重复率可比我高多了。屁都没放一个。说要我延期,扯到了同门论文比我强,比我说得过去;扯到了教育部让你审已上传论文的事儿;还他妈扯到了伟人的挫折。尼玛,当时我笑了,说这太远了吧。他妈把我当傻子糊弄呢。也确实,穷点儿世面短,被你当傻子也无所谓了。又想起了你跟同门和师弟的热情关系。同门论文怎么样,大家心里都清楚,我的还算好的了。

(六)搞人
别的老师基本上不会为难自己的学生,即使有,那也是答辩之前吧。你不同,势利,没能力,办事抓不住重点,舍得把学生往死里整。当然了,你势利的本性还在,三个做973的,偏偏揪住我不放,我的仿真数据去的好好的,研究也好好的,TBM基础振动幅值0到1mm,频率0到60Hz,最大加速度将近达到150m/s2,也就是10多个g,铁建重工的人也说了最大加速度也就这样了。你不行,看了李洪宾和鲁耀中的,偏要把基础振动频率说的那么大,偏要说基础振动幅值有8mm,10mm。他妈的大工研究TBM的资料谁给的,他妈的也不想想。就为了保宾宾和耀中嘛?以前说我毕不了业就跟放屁一样勤快,这些时间也见了你几次面,还几次提延期,提要给我6月份答辩,明摆着要搞我,明摆着表明你科研严谨,明摆着表明你无能嘛?也不他妈的想想,基础振动10mm,100Hz都快加速度4000m/s2,都400g,你他妈信吗?5月7号下午5点让我改,他妈的居然说我明天下午给你看,还要让你折磨吗,还要等你说6月份答辩吗,明摆着要延期,要保宾宾和耀中。也不想想,他们仿真怎么做的,模型参数造假,实验造假,你不清楚吗?跟了你,真是瞎了眼。狗杂种。就为了让我们的结论看得一致吗,不是,为了掩饰你在指导学生方面的无能,也怕别的老师看到我的成果,会怀疑宾宾和耀中的造假实在太过分,实在太离谱。你还说让宾宾、耀中帮我看论文,说我不会搞可以问问他们,我笑了。造假功夫我比不上,看准你势利跟你套近乎的能力我也比不上。你坑人的功夫可实在是一流,说让我延期,我也曾经想过。哈哈。你什么人,你带的学生氛围又什么样,导师可是同门氛围的制造者哦。你势利,同门自然养成了势利的习惯。当然了,机电院搞工科,也是很实在的。如果那种情况发生,我忍不了师兄弟的眼光,忍不了那种鄙夷,当然,更对不起我的努力。虽然我的努力在你眼里都是狗屎,我很努力,可是你不在乎。我想,依你那严谨的科研精神,周师兄的大论文怎么会过呢。那么多假设,那种压力流量的假设可能吗,小论文怎么发的,怎么居然让你同意发了。你太势利。对中南本校的只能跪舔。

(七)当你说
当你说要给我延期的时候,当你说要给我六月份答辩的时候,我看到了你内心的渴望,你多么希望我能松懈下精神,多么希望我能认了这条狗命。那渴望留在我心底,真的很难忘。

(八)答辩
今天5月15号下午,答辩。你没有为我说一句话,还在下面继续对我指摘,哈哈,老师,你说你像什么,这都什么时候了,指摘自己的学生,你很有成就感么。吃完饭,回到教室,从8点多讨论到9点半,结果是,暂时不决议,临走了,你又对我说,你的可靠度怎么来的,论文是要挂到网上的,哈哈,不决议也只能是你的意思了。回到实验室,同门告诉我,老师说你的没问题,再决议。晚上又约着一起回去,肯定是你的意思了,平时都很少晚上一起回去的。又想起了你以前批我的时候,上午批完,下午叫同门注意我的状态,怕我跳楼了呗!你是什么人,头天坑死人,第二天再泼粪的人。我不信了,论文再花几年又能改成什么样,你不知道?算了,你不让我好过,我也不让你好过,论文建模仿真造假,实验造假,你不知道?偏偏揪着说我的可靠度怎么来的?我的都是计算出来的,没假!你再看看别人的,那有多么造假。你不知道?势利的小人,找个学生垫背踩,你很得意么?延期?不能接受,我尽力了,很多同学还没我努力呢,论文还没我写得好呢。你要我陪着你,那就永远陪着你吧,别了,杨老师。只怪当初跟错了人,找了你这个势利小人!记得跟纪委说说你套取科研经费的事儿,跟教育部说说你为人势利,弄虚作假报账的事儿,跟基金说说基金申请赚大钱一本万利的事儿。再决议?老师说你没问题,没问题不当场说通过?哈哈,别再温水煮青蛙了,也别再骗人了,早就看透你了。5月15号,你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,可靠度怎么来的,论文要上网的。哈哈。答辩有几十号人了吧,怎么样你不清楚?势利小人,伪君子。

(九)结果
这就是我努力的结果,被否定。你放过去多少人,多少水论文,多少建模、仿真、实验、参数造假你都放过去了,偏偏指摘我可靠度怎么计算出来?我不甘心,因为付出被鄙视,也因为很多水论文轻松通过。毕业季也是心理战的季节,不只是压力。你知道我的心思,也在一次次逼到我的底线,逼退我的底线,我忍不了了。无数不眠夜,一跳轻松解决。

(十)我不甘心
张怀亮老师,你的学生邹伟建模造假,你知道吗,基于环形缝隙流的建模,参考流体力学文献?我看了,压根没有。横向基础振动?没过程。方框图能假到一眼瞅出问题。实验,假的,不可能动起来的。参数及其他过程也很假,更别说结果了。章国亮的泄漏量?建模简单的不得了,也假的不得了。流体仿真也不能用在细微间隙中。你的学生还有你,知道吗?彭欢实验压根没通油,你知道吗?论文好水,还有齐征宇的,好假。杨忠炯老师,你的学生徐康论文你懂吗,那么玄乎?周振峰的没假设就不能仿真,你知道吗。势利小人,如果我写周师兄那样,早被你劈死了。胥景的建模,我只能呵呵了。你要一个看得见的建模,这话你怎么没跟他说。他的参数,包括基础振动,假的都无需用脑子想。基础振动哪有那么高幅值,大工的论文哪个狗杂种又是跪舔又是给了让借鉴的?罗春雷老师,你放炮那么厉害,你是怎么在学生面前传授你博士论文造假的事儿的?你是怎么教学生造假的?你的学生问题很少么?柳波老师,你学生的论文年后基本上才开始写,多水你知道么?付出了这么多,这个结果,很多水货轻松过,我不甘心。

(作者简介:姜东身,男,中南大学机电学院硕士研究生,导师杨忠炯教授,因硕士毕业论文答辩未通过,于2015年5月18日跳楼自杀身亡。)(陈伟时刻·微信)

声明:豆瓣不小心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中南大学研究生答辩未通过跳楼自杀,死前向副院长导师写下五千言


Don't Worry,Be Happy!